常說無聊,就是缺乏欣賞美的能力。

(攝影師:Pixabay,連結:Pexels)

當我坐在馬桶上閱讀著這段文字,我的思緒飄回2016年的夏天,忘記自己還要擦屁股這件事,細細品嚐著那段過去,那個獨自走在費城街道上的自己,看著各國國旗飄揚的富蘭克林大道,還有寧靜又充滿人文氣息的費城藝術博物館。

那段我嚮往已久的壯遊時光(12天),刪除所有通訊、社交軟體,斷絕所有和以往的聯繫關係,隻身一人在美國完全陌生的城市活著,其實是我感到最無知,甚至感到無聊的回憶。

如果要問自己那段美國獨自壯遊的時光,我感受到最多的是什麼,現在的我會回答:「發現自己缺乏欣賞美的能力」。

直接的聲光刺激,才是人生最大的無聊。將「無聊!」動不動掛在嘴上,其實直接暴露出自己缺乏欣賞美的能力,甚至缺乏基本生活美學的修養,其實是很羞恥的事。」 <給自己10樣人生禮物>

缺乏欣賞美的能力,真的會是人生的一大敗筆。
因為人和非人動物的差別,其中一個就是欣賞美的能力,那如果一個人完全不懂得如何欣賞美,那跟非人動物有什麼區別?

那年夏天的自己,大概就跟非人動物快要趨近於同義詞,因為當我站在費城藝術博物館裡頭,看著琳瑯滿目的藝術品,但我卻一竅不通,我不懂得欣賞任何關於畫作的美,也無法從畫作裡頭得到別於視覺的感受,僅僅就只停留在看見了,然後呢?

我感受到自身的無知和渺小,不知手措的杵在那裡。
可身旁來來去去的某些人,他們可以專注的看著某一幅畫很久,神情就像和畫中有某種深刻的連結,像是穿梭到那些畫的時空背景,或是感受著作者筆觸後的情緒和故事。

我也想像他們那樣。

於是我試著站在梵谷的名畫”向日葵”前方,專注著看著那幅小小的畫作,不到幾秒鐘的時間,馬上生厭:「就只是一幅向日葵的畫,到底有什麼好看的?為什麼這麼有名?」

這大概就是無知帶來的傲慢,最清晰的體現。

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梵谷的故事,當下也沒興趣知道,可能早已被單純的聲光刺激習慣了,像是手遊、影片,這些總是能當下抓住我注意力的網路世界,讓我失去了靜靜欣賞與好奇關於美與歷史的本能。

靜謐的博物館,除了視覺上的壯闊以外,其餘我只感到無聊。

雖然當下我不死心地查著圖畫上的每個英文單字,試圖拼湊每個藝術品背後的故事,但無可否認的是,我的確就是缺乏欣賞美的能力。

五年過去了,我懂得欣賞美了嗎?

很不幸地,從美國回來那段時間,我仍然沒記取教訓,繼續回到單純聲光的世界,手遊、稍縱即逝的網路影片、連流忘返的社群軟體,甚至還一腳踏入了職場,進入業務銷售的世界,把我的世界加入了利益這個項目,以賺錢為一切的優先,眼睛像被遮罩一般,原本已經夠缺乏欣賞美的視野了,如今只剩下了無生氣的手機小盒子和錢。

但可能身體本能的被召喚,去年我再也受不了這一切,我不想再活在一個很表層的世界,所以我毅然決然地離職,給自己一個更大的壯遊,徒步環島,走了台灣一圈,在那四十四天裡頭,我似乎窺見了何謂生命的美。

也在環島結束後,意外地接觸了當初覺得無聊至極的梵谷。

那一天我回母校找高中老師敘舊,坐在辦公室裡頭,看著她書架上一本肥厚的梵谷生平,過去的我大概怎樣都不會拿起來閱讀,但可能在這五年的生命淬煉裡,我內心某種開關被打開了,趁著老師去上課時,我抽起那本書,自個兒坐在那閱讀了兩個小時。

我的世界再次起了變化,原來梵谷的故事是如此的悲淒與深刻,原來梵谷擁有一顆那麼純粹與善良的心,原來那幅在費城藝術博物館的向日葵真跡,是梵谷在那樣的故事背景下作畫的,突然之間,那個原本平淡無奇的向日葵,突然有了不一樣的感受,這就是,所謂的欣賞美嗎?

原來欣賞美,可以從歷史故事去探索,去感受,進而發現我們都是人,都會遇見相似的感受和情境,絕望、委屈、憤怒、不被理解、幸福、快樂等等,接著用某種方式,將內在看不見的那個自己,實體化地展現出來,而變成我們看見的藝術品。

除了欣賞美,還有什麼方式可以消彌無聊嗎?

我發現音樂也是一種很棒的方式,以前我從來不知道音樂可以帶給我這麼美好的感受。

我非常幸運地認識了一位好朋友,除了彼此真誠相待以外,她還願意教我鋼琴和吉他,讓我從仍然會感到無聊的日子裡多了一些樂趣,在一整天的時光裡,每當無聊時,站在電子琴前方,或是拿著一把木吉他,在接下來的時光裡,總像是掉入另一個世界,不再停留在原本的現實生活。

不只是聽而已,而是透過自己的雙手打造出某些旋律,很特別、也很享受。

和人性共處吧!

我想,大概身而為人都逃離不了無聊的感受,就像叔本華所說的:「追求慾望的達成,結果只是無聊和厭倦。」身而為人,基本上只是在慾望和慾望間的不斷流轉,每當慾望達成了,最終的結果只是生膩、失去魅力,接著痛苦、空虛和無聊就會來找你報到。

我目前也沒打算要出家,也沒打算要進入什麼特殊的禪修,進入一個無慾的狀態,我仍然想感受有慾望的人生,仍然想享受身而為人的這些禮物(慾望),即使這些禮物會伴隨而來痛楚,我也能接受。

因此,我可能就要學會和無聊共處,甚至學會消彌無聊,而欣賞美以及音樂,對我目前來說,都是一種很棒的方式,而我也會繼續在這小小的生命裡慢慢遨遊,培養和發現更多生命的美妙之處。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