徒步環島(九) 家

滴答滴答,我在朦朧中醒來,揉揉雙眼,看著開始熟悉但仍然陌生的帳篷,有點冷,捨不得從睡袋裡鑽出來,但我還是起身拉開內帳和外帳的拉鍊,看看外頭。

我在哪?外頭飄著雨,地板溼答答的,我被幾棵樹圍著,不過我似乎又被一堆建築物包圍,這些陌生的場景、時間、感受,讓我花了幾秒才釐清自己的思緒。

我回想起昨晚,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去腳底按摩,叫得呼天搶地,離開按摩館時和她道別,她說很不好意思沒辦法讓我借住她家一晚,當然沒關係,我能見到朋友一面就很開心了。

晚上十點,我獨自一人在新竹縣某個地方晃蕩,穿越了暗無一人的公園,走在寂靜的大馬路上,一整天的汗乾了,還不知道今晚要睡哪,唯一陪伴我的就是那個肥肥的大背包,還有我最愛的陌生感。

陌生代表著不熟悉,不熟悉代表著我不在舒適圈裡頭,代表著我正在踏出原先的舒適圈,往外探尋未知,可是離開舒適圈的我,沒有害怕、沒有擔憂、沒有任何想退縮,心中只有充滿著幸福和愛,為什麼會這樣?

我沒有想得很清楚,隨便做了一個結論:我就是喜歡未知的人生

看著Google Map,我想找個有廁所的地方扎營,看到地圖上寫著新竹縣立體育館,這邊應該會有廁所吧?
當我走到時,發現外面插滿著新竹攻城獅籃球隊的紫色旗子,本身就是籃球愛好者的我,完全忘記要找營地,充滿好奇又興奮的打量著、環繞著這座靜謐又黑暗又充滿籃球魂的建築物。

我走上樓梯,看著深鎖的一道道大門,門上的玻璃反映著我的身形,那個人長得好不像我,至少打扮完全不像。

二樓是一個很大的露天平台,環繞著整個體育館,我獨自繞著,享受這種時刻,天空有些雲霧,但肉眼仍能看見一些星星,11月的夜晚11點,空氣是涼爽的、是清新的,我任由夜晚把我包圍,然後任性地把背包隨意扔在地板,這時身體輕的像是可以飛起來,我甚至相信我真的可以飛起來。表面看似平靜的那兒看看,這兒走著,抬頭看看這鋼筋水泥做成的巨大成品,靠著圍欄望望遠方。

但我發現到我的知覺很貪心,我想用我的五官把一切的一切納入我身體裡面,我想有一個時間暫停器,讓時間暫停在此刻,我想獨享這個黑暗、空無一人、寧靜、陌生、偽自然的樹、龐大的人造建築物,某種說不出口的元素似乎要衝破我的軀殼。

我選擇躺下來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。

我感受到地板的冰涼,此時的世界完全不是正常的視角,陌生的環境變得更陌生了,但我內心那股蠢蠢欲動的不知道什麼鬼,似乎比較平靜了。

大字的張開自己的四肢,覺得自己好渺小,又覺得自己好像擁有一切,好像可以就這樣死去,那感覺很奇妙,以我目前的語言能力,沒辦法形容的夠精準。

好了,別鬧了,我如果就這樣睡著,明天一定會出事,可能會感冒,或是被一些遊客用異樣的眼光看待,或者有個打掃的阿伯會拿掃把把我戳醒,然後碎念我一頓之類的。

背起背包,結束剛剛一切奇妙的經驗(但我偷了一點放在我的大腦裡),我再度起身晃著找住宿點,此時的我開始覺得累了,我走到新竹縣游泳池旁的一塊空地,看起來像是一個後門,沒什麼人會經過,我猜測員工會在上班時間走出來這邊抽抽菸。

好啦就這裡了,看來看去也沒看到戶外的廁所,反正現在也不想尿尿,洗澡就算了吧,不洗也不會死人,攤開帳篷,開始有點熟練的我在十分鐘內就組好,躲進那個移動式的家,攤開睡墊和睡袋,躺平。

入睡前,我看著帳篷的天花板,依然是陌生的,我想像著隔了一層帳篷外的世界,也是陌生的,我又內觀我自己的身體,沈重、黏黏的、沒刷牙的口腔,還有那個只有199元睡墊的觸感,也都是陌生的。

即將擁著這些陌生入睡,有些微的不安,些微的怪。

你想家嗎?

恩,不會,我一點也不想家。

為什麼?

很有可能,我一直想要離家出走,一直想脫離常軌,就是在找這種屬於內在的家。

你找到了嗎?

不知道。

此刻的不安慢慢淡去,此刻的內在很滿足、很幸福,而這應該就是待在家的感覺吧?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