徒步環島(六) 沒有故事,單純反思。

我已經深刻的體會到,人的記憶力是有限的這件事,而對我這個時常忘東忘西的人來說,更是如此。
不管是記憶,或是某些感受,都隨著時間,一點一滴的被沖淡,就這樣消失在腦海裡,又或者它們仍然還在,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了。

徒步環島結束至今才半年的時間,很多的感動、很多的想法、很多特別的回憶,都開始慢慢離我遠去,對我這個貪心至極的人來說並不好受,我想全然地擁有他們,至死方休,想要帶著說不完的故事入土陪葬。

也之所以我貪心,所以我想要在還有一些記憶碎片殘留時,用文字記錄下來,將看不見的那些深刻痕跡,能稍微概念化,把永遠消失的過去烙印在文字上。

而我寫文章的初衷,我猜一部分也是身體本能,想將在那四十四天徒步旅途所接收到的所有能量釋放,像是自然界很多現象那般,達到一個動態平衡罷了。
那樣全新的生命體驗,有太多初次見面之感進入我的靈魂,其實我當下每天都告訴自己要寫日記,一定要記錄下來,不過旅途結束,日記只有五篇,到底是為什麼?真的只是因為我很懶惰嗎?

事到如今,我也只能坐在筆電前敲打鍵盤,努力挖取腦中僅剩的回憶錄,但在挖取的同時,我發現一件事,我似乎再度落入凡人的俗套,這似乎也是我發現我徒步環島相關文章越來越難產出的原因。

如果我在那段旅途後的狀態,自大一點的說法,是開悟的話,那我好像又了解到一件事,就是開悟這件事,不是跨過去就永遠跨過去了,而是一不小心,你又會被不知道什麼原因拉回庸俗的世界。

而我也發現自己是看太多社群媒體的關係,任由我本能的人性自由伸展導致,渴望關注,不斷造就那個虛假的自我,不斷想迎合他人,不斷想說出他人想聽的話,不自覺得就跳入滑著空泛的手機螢幕,卻無法制止自己。

然後一點一滴的,我就被啃蝕,我就回到庸俗的世界,自己都為自己的狀態感到悲哀。

前面提到,打文章的初衷,我猜測,只是身體本能想將旅行接收到的能量釋放,將內在自我與外在世界達到一個動態平衡。
可是我的思想軀殼似乎漏風了,某個地方破了些小洞,那些旅行的能量悄悄流失,此時此刻也許仍在進行著,直到體內的能流全部流出,動態平衡之時,我變得跟外界沒有什麼不同,我跟外界合而為一,我又再度失去自己。

能量的動態平衡也許就是一個千真萬確的現象,永遠無可避免。

但我必須謹記在心,能量的閘門在我身上,我可以決定何時要讓他們流出,而不是讓環境控制我,任由那些紛擾的針啊刺啊偷偷地在我身上戳洞,然後逼著我在還沒自覺時,就被迫淪為和大環境一樣的狀態。

我看到了幾個破洞,那是想迎合他人、想讓自己看起來好像很厲害、想說出他人可能想看到的故事,我拿起針線或強力膠或膠帶什麼鬼的都好,把這些破洞補起來,只剩下一個唯一的閘門。

這樣一來,我就能決定我自己想要說些什麼故事。

即使是最容易喪失記憶的我,還是保有那些僅存的,而也許那些僅存的故事,才是真正值得說的,而說的方式,也要夠堅定,不再被渴望得到他人認同的虛假自我影響,那樣一來,接下來的故事,才是真正值得說的故事。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