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一位塔羅師的辯論(一)

早上七點,這間路易莎冷冷清清,我拉起厚重的大門走進去,空氣中瀰漫淡淡的咖啡香,還有待會兒的讀書會,不禁讓人感到幸福。

這場讀書會原本只有三個人,但今天有兩位新成員要加入,一位是室內設計師、另一位是塔羅牌老師,我滿心期待能認識新的朋友,因為在讀書會的過程中,多一個人,我就能多知道一個人看世界的觀點,也就更容易拓展我這個無知的視野。

孰不知,第一天的讀書會,我就氣走了這位號稱台南第一準的塔羅師。

我覺得很大的原因出在我,因為我變成一個怪人,而我為什麼變成怪人呢?
因為我在2020年4月時接觸了哲學諮商,這是一套1980年才慢慢興起的應用哲學學派,以終於蘇格拉底的傳統對話方式,探討個人、社會、心裡層次的問題。

至於對我來說,到底什麼是哲學諮商或哲學思考?
我想就是有紀律的、中性的、非道德的、不為了討好別人的一種思考和對話模式,擺脫多數人習慣的說話模式,很專注的去聽別人講話的邏輯,不用道德感判斷對與錯,而是只判斷對方講這句話合不合理清不清晰

至於為什麼這位台南第一準的塔羅師會被我氣走呢?

我自己將之命名為「初心者的烈焰灼傷脆弱的孩童成人」,剛接觸到一件事的初學者,總會興高采烈的分享很多事,並且將學習到的觀察極大化,而我就是膽大心細的觀察著每個人的一言一語。

還有另一點,我也只是遵守著當初成立這個讀書會的宗旨:真誠交流

真就是真實表達自我、誠就是言行一致。
來到這個讀書會,我不會為了討好任何人而說話,我所說的話,都是真實的話、真實的討論,而真實往往都帶著刺,我想,對沒準備好的人,總是太刺激了一點。

宗旨不是訂爽的,更何況我是讀書會成立的人之一,我自己同意這個宗旨,然後還沒遵守,那不是很智障?

這位美麗的塔羅師,如何一步步變成氣死蛋餅的呢?

有兩個我們爭論不休的主題:
1.問題就是問題,哪有假問題?
2.該不該給別人貼標籤?

「問題就是問題,哪有假問題?」

這是塔羅師說出來的一句話,那為什麼她會說出這句話呢?

那時我們在討論一個主題,叫「身體是自己的嗎?」,她從她靈魂意識之類的邏輯去論述,雖然我個人不認同,但是沒毛病,因為那是她的觀點,觀點本來就沒有對與錯。

只是在她跟另一位成員的對話中,我觀察到她說話時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模式,我忍不住開口:「你有發現,你講話很常提出假問題嗎?」

「問題就是問題,哪有什麼假問題?」她防衛機轉再次啟動,連思考都沒思考就先反駁。

「妳剛剛跟A成員的對話,妳說:『妳不覺得妳這樣想很奇怪嗎?』這就是一個假問題,妳並沒有真正想知道對方的答案,因為妳真正想說的是『你這樣想很奇怪』,但妳用問題的方式包裝妳的想法,這不就是假問題嗎?」

像我這句「這不就是假問題嗎?」這也是一個假問題,我在示範給她看。

我觀察自己的內心,起了點漣漪,可能是說真話,就容易面對衝突,不過我仍選擇這樣做,因為我不是為了避免衝突才一早來參加讀書會的,禮禮貌貌的小心翼翼、惺惺相惜,幫助不了思考往前推進。

其實從她和他人的對話裡,這樣子假問題的呈現不止一次,大概有五六次以上,我認為這使我們的溝通變得困難,所以我提出來。

為了思考,戰鬥吧!

「這就是問題,不是什麼假問題!」她一臉倔強,不願思考的模樣,讓我充滿了戰鬥魂,追尋真理的鬥志再度被燃起!(也可以說是白目魂)

「那我問你,一個媽媽跟孩子說:『你不覺得現在應該要去洗澡了嗎?』你覺得媽媽有期待聽到孩子真實的答案嗎?」我忍住想嘲諷他的語氣。

「有啊!」

「所以這時孩子說『我不覺得耶!』照理來說,媽媽應該也要完全可以接受,因為她問一個問句,本來就是會得到一個答案。但多數時候媽媽問這句話,她有期待孩子說『我不覺得』嗎?沒有,她沒有真心想知道孩子的答案,她只想叫孩子趕快去洗澡而已,所以這就是一個假問題。」

我邀請其他三位夥伴一起思考,從他們的眼神和回答,我看得出他們認同有所謂的假問題存在,但因為他們礙於禮貌(換言之就是我沒有禮貌),不想得罪這位塔羅師,所以用很婉轉的方式說出口。

婉轉沒有不好,它對人際關係是好的,但對思考,是嗎?

常常使用假問題(fake question)的人,會有什麼問題(problem)?

這個疑問,我當下無法找到答案,因為塔羅師無法中性討論,不斷帶有情緒,和固執僵化的思考模式,其他三位也怕得罪人,所以小心翼翼,因此這個討論到此為止。

我仍然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,所以打這篇文章前,我打電話給幾位朋友討論,探討幾個點:
1.常常使用假問題的人,會不會容易和他人溝通有困難?
2.常常使用假問題的人,背後有什麼價值觀?
3.假問題和直述句對人感受的差別是什麼?

文章至此,覺得心有點累,不過我喜歡。

討論結果:

1.常常使用假問題的人,會不會容易和他人溝通有困難?

會,因為溝通的本質是「真心想知道對方的想法,沒有要控制、影響、改變」,但是假問題,並沒有真心想知道對方的想法,甚至還想要引導對方認同自己的觀點。
譬如媽媽對孩子說「你覺得玩具應該是這樣隨便放嗎?」,媽媽想引導孩子的答案是不應該,所以這時孩子如果說出應該,大概就像拿起一根火柴,往充滿紅磷、三硫化二銻、粘合劑的媽媽身上一劃,立刻火冒三丈。

然後媽媽燒了起來,孩子還滿頭問號,因為你問我問題,我就只是老實回答而已啊!!(幫孩子內心崩潰發聲)

2. 常常使用假問題的人,背後有什麼價值觀?

討論後,發現常常使用假問題有兩種情況:
①上對下,譬如父母對孩子、主管對員工等等,「你不覺得現在該去睡覺了嗎?」、「公司請你來幹嘛的?」,其實說出這些話的人,往往很獨裁、自我中心、控制慾,但為了表現民主,所以就用問題的方式包裝指令,變成一種假民主。
②平對平,譬如情人間、朋友間、同事間等等,「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?」、「你不覺得這樣造成我的困擾嗎?」、「你沒看到我很忙嗎?」,說出這些話的人,我們猜測,往往都被儒家思想影響很深,要以和為貴、要有禮貌、要避免衝突、要謙虛文化。

因為直接說出「你這樣造成我的困擾!」在台灣人的世界,等於是衝突的徵兆,台灣人普遍認為衝突不好,只好換成假問題,避免正面衝突。

3.假問題和直述句對人感受的差別是什麼?

以塔羅師的例子而言:
假問題是「你不覺得你這樣想很奇怪嗎?」
直述句是「我覺得你這樣想很奇怪。」

問了幾個朋友,包括問我自己,都會覺得如果我是當事人正在對話,聽到直述句會比假問題還要好一些。

因為直述句只是說出個人觀點,沒有要引導對方、影響對方、控制對方。

可能這就是人的天性,沒有人喜歡被左右、被引導、被控制。

下一集繼續

抱歉了塔羅師,經過我邏輯縝密的分析,以及和多數人討論,看來是你思考的不夠清楚,如果你有機會能看到這篇文章,也先平心靜氣地好好想想,自己為什麼總是這麼激動呢?為什麼別人說的話不是你想聽的,就7pupu呢?你是不是一個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呢?
(我承認我是繼續惹怒他人的白目男子)

這只是塔羅師成為氣死蛋餅的第一集,而我前文說到,我們還有辯論一個點是「該不該給人貼標籤?」,就像是我給她貼了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標籤,這樣的做法到底應不應該呢?

下一集見囉!掰~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