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一位塔羅師的辯論(二)

直接進入正題!

在讀書會進行時,有一帕(part),我們討論到了「該不該給人貼標籤?」,這段和塔羅師對話的回憶,我印象深刻,主要是一股強烈的情緒記憶儲存在我腦海。

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會給別人貼標籤。」這句話是我說的。
「我認為不應該給別人貼標籤。」塔羅師堅定的口吻回應著我。
「為什麼?」
「我自己不喜歡被貼標籤,所以我也不給對方貼標籤,對方又認識我不夠深,憑什麼對我貼標籤?」

塔羅師講話總是帶有一點情緒,我感覺到這似乎是她習以為常的應對姿態,而這種對話模式,讓人感受到被壓迫、打壓。
一般不想要起衝突的人,即使心底不認同,或是並沒有很瞭解她想表達的概念,大概都不會想繼續對話下去,而是選擇禮貌性地閉上嘴巴。

接著,溝通的流動就停滯了。

這樣一來,對於以對話、溝通為主軸的讀書會,是好事,還是壞事?

Allen 害怕與他人起衝突。

我回想起去年在哲學思考課堂裡,被老師和同學抓到我一個特質,「Allen害怕與他人起衝突」。
當下我是很驚訝的,因為以我自認為的個性,我是個不害怕衝突的人,但當老師和同學提出種種證據時,我必須承認,“在追求真理和維持關係和諧中,我總是選擇後者“。

此時可能有人會想:「難道不能兩者兼顧嗎?」

追求真理,一定就會打破和諧的關係嗎?
答案當然是不一定,不過當你遇見頑固僵化的人、或是面對生意上的利益時,甚至其他總得讓你做出選擇的時刻,你真的還能站在兩者之間的灰色地帶遊走嗎?

如果我仍然想站在灰色地帶遊走,那又說明了什麼?
兩邊都想抓著不放,是不是一種貪心呢?
如果一個人面臨選擇時,總是有一股貪心的價值觀,藏在自己也不知道的背後,會不會就是這樣,才造成生活上的種種痛苦?

「小孩才做選擇,大人兩個都要!」
有沒有可能就是這樣一種玩笑話,讓我總是面對抉擇時,看不清自己的價值觀,讓本來就不夠認識自己的我,又更混淆了呢?

我認為兩個都要這種心態,更像小孩(任性)。
我認為做選擇的態度,更像大人(負責)。

我決定不要站在灰色地帶,我選擇當一個追求真理、說真話的人,即使會被討厭,我也能接受這個後果。

追求真理、說真話,就代表我可以口無遮攔嗎?

當然不是。

有一種人會說:「我說話就是比較直,你不要介意。」
接著說出一長串像屎一般臭的話,甚至毫無邏輯可言,仔細聽,內容都是在宣洩自己的情緒,或是用自己的道德觀來判斷對錯,說完還可以不用負責任,因為他已經先打了預防針,你傷心、憤怒都是你家的事。(這種真的值得一巴掌直接send下去)

我認為的追求真理、說真話,不是像上述這種亂拉屎不負責的模樣,而是理性、客觀、平靜、有證據、有邏輯的態度

這樣才談得上有資格說真話。

「該不該給別人貼標籤?」

選擇說真話的時刻到了。(怕.jpg)

「可是你有沒有發現,我們每個人剛認識對方,或是認識了一陣子,心中通常會對對方出現某些想法,這樣其實就是在貼標籤,不然怎麼會有第一印象這個詞呢?」我回覆著塔羅師。
「我認為還是不應該給別人貼標籤啊!我們又認識對方不夠多,就輕易地給別人貼標籤,這樣是不對的。」

好吧,我知道我們不在同一個頻率上溝通,因為我在說的是會不會,而她在說的是該不該

會不會給對方貼上標籤,這絕對是肯定的,這就是身為人的一個內建設定,就像是人一定會吃、一定會大便的道理一樣。

大腦可能為了分類方便,所以在我們遇見的每個人裡,我們一定會有自己也躲不掉的主觀判斷,否則為什麼要穿衣服得體、講話要有禮貌、要有好的第一印象等等?

就連現在在看著文章的你,也一定對於我這個作者,有你自己的主觀判斷和想法,你可能有意識到、可能沒意識到,但你仔細想想,你一定可以想出關於我的三個標籤,然後貼在我的臉上。(歡迎留言,方便的話提出這個標籤的證據,肛溫!)

那人該不該給別人貼上標籤?

這個問題,我個人認為頗愚昧,因為這個問題和“人該不該進食?”一樣奇怪,我們天生就被設定成必須進食啊!

如果你真正想說的是,給別人貼標籤要有證據,不能隨便貼一個不存在的標籤,那我還可以理解,可是如果是這樣,你為什麼不直接說清楚呢?

貼標籤,是一個中性的詞。

我猜測,塔羅師這麼抗拒貼標籤三個字,甚至不願意思考人一定會給別人貼標籤這件事,是被一個非理性認知給影響,就是她認為貼標籤是一個負面的詞,貼標籤跟負面劃上等號。

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

生活上什麼時候會用到標籤紙?
不就是在幫東西做分類時,會用到的嗎?

譬如說逛全聯或小北百貨,一定都有大大的標籤,高掛在每個走道上方,請問泡麵區和餅乾區有所謂的正面或負面嗎?
圖書館或書局,每個書架上一定也會有分類,烹飪、心理勵志、歷史等等,這些標籤,你會說它是正面或負面嗎?

如果你不會認定上述這些標籤是正面或負面,那為什麼對於人貼上標籤,我們會認為就是負面?
這就叫非理性認知,一點都不理性,只是隨著口耳相傳、談話習慣而進入到你腦海裡一個沒邏輯的想法而已。

貼了標籤還是可以撕掉,再重新貼一個啊!

「等等,貼標籤是一個中性的詞,那是我們人一定會做的事。此刻的你,一定也對我貼上某種標籤,就像是我也在對此刻的妳,貼上某種標籤。」內心有種不成熟的怒火想衝上來,但我知道要維持理性才能繼續討論。

「你錯了,我沒有對你貼任何標籤。所以你都用貼標籤的方式在認識人嗎?」塔羅師質問著我。

唉!妳怎麼可能沒有對我貼任何標籤?妳現在一定覺得我是個煩人、頑固又愛追問的死小鬼啊!(我輕鬆幫你想出我的三個標籤)

「是的,貼標籤是我們人類認識他人的方式,當然標籤有可能是錯的,譬如說:我原本以為某人很機車,但深入認識後,發現他其實不機車,只是很有原則,那我就可以撕掉原本機車的標籤,貼一個新的標籤“有原則”上去。」我使出理性最大化技能,維持自己極度不舒服的情緒。

老實說,後面她的實際發言內容我已經忘記了,但大概就是繼續否定我這個會給別人貼標籤的想法。

可能是我不夠成熟,不清楚如何用足以讓她理解的方式溝通,所以我最後半放棄又半調侃的對這位持續氣勢凌人的塔羅師說:「我現在持續對妳增加新的標籤。」

這些標籤大概是:激動、不理性、自尊心強、伶牙俐齒、抒發情緒大於討論等等,當然這些我都沒有說,我雖白目,但還沒那麼白目。

所以重點是什麼?你打這篇文章只是要調侃這位塔羅師嗎?

這句話算說對一半,我的確在調侃這種自視甚高、不願用理性思考的人類,但還有另外兩個重點:

一、人必須承認自己的無知
子曰:「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是知也。」孔子說知道就說知道,不知道就說不知道,這是一種智慧。
偉大的西方哲學家蘇格拉底,最有名的一句話也是如此:“I know that I know nothing.”,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無所知。
兩位東西聖賢,不謀而合的道出同一個概念:智慧的開端,就是承認自己的無知。

我印象深刻一位有名的物理老師兼youtuber,叫李永樂,他說有位五歲小女孩問他:「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呢?」一開始他還想打混過去這個問題,後來他承認自己的無知,回家開始查資料,接著就興起了做科普視頻的念頭,於是今天有了youtube170萬訂閱。

所以承認自己的無知,是為了換來一個世俗價值的利益?

我認為不是,承認自己的無知,只是在保護自己與生俱來的好奇心,找回還在孩童時那種總是把為什麼掛在嘴邊的自己,褪去愚蠢大人為了保護自己自尊,想讓他人感覺自己無所不知的模樣。
想當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超人,那不是很累嗎?

保護自尊 vs 承認無知,哪一個好處比較多呢?想一想,選一個吧!

二、用中性的概念來看待世界

善良是正面的詞還是負面的詞?
固執是正面的詞還是負面的詞?

一個人從小不斷被稱讚善良,讓他以為善良只有好處,而看不見善良的壞處,將善良信奉為生命圭臬、甚至最高準則,當他長大面臨社會的險惡、職場的難題,「我是一個善良的人,所以我必須要包容他。」
是不是就是這樣,才讓人總是活得不快樂呢?

一個人從小不斷被責備固執,讓他以為固執只有壞處,而看不見固執的好處,努力擺脫天生固執的性格,孰不知變成一個沒有主見、隨波逐流的人類,只要大家各說一個方向,他就不知手措的亂了分寸。

如果能看見善良的壞處,那他就能選擇不要當一個濫好人,不需要總是迎合他人,而讓自己變得不快樂。
如果能看見固執的好處,那他就能看到固執往往代表著堅持,這是一堆成功人士的特質,而不會急於拋掉自己與生俱來的禮物。

結語

把塔羅師氣走的五個月後,為了打這篇文章,又回來檢視整個過程,這的確對我有些幫助。

我打給當時目睹一切的讀書會成員A討論,討論過程中也反思了當初自己的表達方式,如果塔羅師當下真的很排斥貼標籤的用語,那我是不是可以試著換其它方式,譬如「人都會對他人產生一些印象,這些印象可能是好的,也可能是不好的。」,也許她就能比較接受?

因為對話和討論不是為了要爭個輸贏,或是你死我活,是要理解彼此的概念,而對話的雙方其實是站在同一陣線的,並不是敵人。

成員A:「我看見你們兩位都有一個特質,就是固執。」
她接著說:「但當時對話的當下,相對於她,你很平靜,雖然感覺得出你在壓抑某種情緒,但你仍然用理性的態度去討論,我覺得這是個成熟的行為。」

其實和塔羅師對話的當下,我是孤軍奮戰的感覺(說真話的人就是如此),脫離自己舒適圈痛苦的感受,直到回家後仍然會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分,懷疑自己有問題等等。

所以聽見成員A回饋的當下,我發自內心的感動,我努力學習,就是為了要成為這樣的人,而被他人理解的感覺,真好。

在成為自己也喜歡的人這條路上,肯定還有很多罪得受,但那又如何呢?我已經決定好了,不再過自己不喜歡的人生模組,只活自己喜歡的模樣,那就接受生命給的所有禮物和荊棘吧!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