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察,人類恐怖的路徑依賴

(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pexels.com/zh-tw/photo/6079468/)

身而為人是幸福,也是不幸。

幸福的是能夠在沒有意義的生命裡,探索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,用五官感受外在世界,以及內在心靈思考的愉悅,感受短短幾十年來到人世的一切,不論是苦還是樂。

不幸的則是我們身而為人,有很多難以改變的內建設定,講難聽一點就是(劣)根性,而其中之一就叫路徑依賴

路徑依賴(Path dependence):是指給定條件下人們的決策選擇受制於其過去的決策,即使過去的境況可能已經過時。(來自維基百科)

簡單來說,就像物理學裡的慣性運動,把這個路徑想像成圓周運動,一但進入這個路徑,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行為,我們會依賴著這個路徑不斷迴圈,而且很難抽離這個軌道。

路徑依賴,讓人類變得很像巴哈洛夫的那條狗。

鈴鐺聲對狗而言,本身沒有魅力,不過當鈴鐺聲和食物同時出現個幾次,鈴鐺和食物就在狗的腦海裡形成一種制約,往後就算沒有食物出現,只有鈴鐺聲,狗也能流口水,因為牠腦海裡把鈴鐺聲和食物綁在一塊兒,這就是恐怖的制約。

那路徑依賴和狗的制約有什麼關係?

你有沒有發現,自己在某種情境下、某種情緒下,或是某種狀態下,你很容易掉入某種特定的行為裡面?即使你一點也不想重複這個行為?

我想,這就叫制約。

從手遊傳說對決上癮,來觀察自己的路徑依賴。

傳說對決是一款非常熱門的手機遊戲,從國小生到成年人,幾乎只要玩過的人都會上癮,而我就是其中之一。

當初我會玩傳說,只是因為好幾年前當家教老師時,為了跟孩子有共同話題,下載來玩,孰不知設計遊戲的工程師,熟稔人性的回饋機制,他們清楚的知道人類的內建設定,他們知道怎麼把玩人性,他們知道如何操控人性。
從點進去遊戲那刻起,我早就註定被控制了。

人類喜歡立即回饋(各種殺敵炫目特效)、人類天性愛好競爭(真人對手5vs5)、人類喜歡立即滿足(一場遊戲20分鐘就能讓你從Lv1快速到Lv15,跟現實生活總是要延遲滿足才能得到獎賞相去甚遠)、人類喜歡有成就感(遊戲裡各種設定幾乎都能滿足成就感)。

就這樣,所有看似微不足道的設定,加總起來變成一個巨大的正向回饋機制,讓我從為了要跟孩子有共同話題,完全變質成我只要無聊、沮喪、想逃避現實生活時,就想要玩傳說對決,而且一玩就是好幾個小時。

無聊、沮喪、逃避是圓周運動的路徑起始點,我則是那顆被甩的球,玩傳說對決這個行為則是圓周運動本身,一但掉入此路徑,我身而為人的根性就會依賴它,跑都跑不掉。

這個狀況持續五年之久,斷斷續續(很像毒癮戒斷症),直到今年我透過觀察自己的行為,才”稍微”能擺脫這個路徑依賴。
不過很好笑的是,我自己都這麼清楚所有成癮的成因,由於近日新冠疫情嚴重,昨天晚上我自己在家不知道要幹嘛時(無聊),我的第一個反應竟然還是下載傳說對決?

剛好它的檔案很大,要下載很久,在昏暗的房間裡頭,我趴在床上盯著手機,看著正在轉圈圈的它,讓我有時間看到我自己的行為,然後想想:「我在幹嘛啊?」

我又掉進那個我不想要的路徑依賴了,我自己有看到嗎?

我按下取消下載,看了Line訊息,發現我哥在我們家的群組裡傳了一個疫情變嚴重的新聞,他嚴厲提醒我爸不要再跑出門(因為我爸常常不在家),即使在台南也要很小心,我哥擔心我爸在外染疫,但我爸的個性也是一樣不愛遵守遊戲規則,即使疫情來臨,似乎也沒改變他的生活。

「喂,老爸,沒事啦!打給你只是問問你過得好嗎?」我獨自在台中的小套房裡,按下擴音鍵。
「很好啊!老爸沒事,阿你自己在台中要小心一點,最近疫情嚴重。」我能聽見從我爸那的背景音,似乎傳來麻將聲。
「好啦!你也是,拜拜!」我沒多說什麼。

我明白我哥為什麼成天緊張兮兮的,各種吩咐我爸不要往外跑,因為我爸絕對是去找朋友,而在疫情爆發,人人自危的情況下,即使室內不到五人,多數人當然還是認定連跟朋友見面都不要比較好。(我相信如今只要有人聽到在這種日子,還有人打麻將,內心道德那把尺絕對起心動念又想罵人。)

但這裡先不做道德批判,並非因為他是我爸,而是從路徑依賴的角度,我們身而為人,其實都沒什麼資格作道德批判。

聽見麻將聲的那一刻,我突然想起前一刻我下載傳說對決的模樣,因為我無聊,所以我陷入過去的路徑依賴,想玩傳說對決;那我爸無聊,他陷入他過去的路徑依賴(而且不只五年,是好幾十年的依賴感)只是去打麻將,有什麼問題嗎?

有啊!打傳說對決是自己一個人在玩而已,這種疫情下,怎麼還可以群聚,怎麼還可以打麻將?婆婆媽媽怎麼還可以去菜市場逛街?阿伯們怎麼還可以去阿公店?根本自私!

你答對了,人本來就是自私自利的,如果你認為你不是,那只是你還沒想清楚。

所謂的制約,只要一但發生條件A,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進入狀態B,制約根本不會管什麼狗屁疫情,這就是人性。
今天你這個年輕人,只是比較幸運,你生在無聊時是拿起手機滑IG和FB的年代;而老一輩的人,是生在無聊時去下棋、打麻將、逛菜市場、或是阿公店取暖的年代。

我們憑什麼隨隨便便就亂指責別人?有沒有思考過,其實我們的本質是一樣的?只是外顯行為不同,又碰上疫情剛好他們的路徑依賴是此刻不被社會允許的,所以他們就該被罵爆?被指責爆?

所以呢?我們就該任老一輩的人到處亂跑?讓疫情爆發沒完嗎?

這篇一點都沒有要探討解決辦法。

老實說,在哲學思考裡,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面對一個問題,最重要的不是想解決辦法,而是思考問題的源頭,拋下成見,沿著河岸走到上游去看看,那裡到底發生什麼事?

我猜測,我爸一直跑出去打麻將的源頭,是因為要找樂子,找樂子是因為待在家無聊,所以如果希望爸爸稍微多一點時間待在家,不就是讓他在家也能感覺不無聊,甚至有趣嗎?找他泡泡茶、一起煮晚餐吃、一起看影集,而不是一句話:「你不要再出門了,外面很危險!」。

這就是思考的好處,不會讓人類只看到膚淺的表面。

想要認識自己?當自己的福爾摩斯吧!

學習哲學之後,我發現認識自己,不再只是一個空泛的詞,圖書館那些書架上類似的書籍超多,網路上影片也一堆,但其實那些他人的觀點,永遠都比不上一件事,就是自己學會觀察自己

這是我個人最愛做的一件事,就是把自己的一舉一動當成嫌疑犯的足跡,而我的思考就是偵探福爾摩斯。

從觀察自己簡單的開始,譬如說生氣就想爆吃,很煩就想睡覺,一起床就想滑手機、無聊也滑手機等等,這些是不是我的路徑依賴?

也可以觀察別人的:
有些人總是會遇到渣男,有沒有可能是路徑依賴?
有些人總是不斷的約炮,會不會也是路徑依賴?
有些人對上司的應對姿態,總是阿諛奉承,會不會也是路徑依賴?
有些人遇到感情的衝突,總是選擇疏離,而不是溝通,會不會也是路徑依賴?

如果你很討厭自己的某些重複出現的狀態或行為,先不要急著道德批判自己(這點超重要),只要單純的觀察、思考,往自己這條路徑最源頭的地方去探勘,看到源頭的真相,往往會發現事情沒有當初所想的那麼複雜,而那個當初像棉花糖一樣大的問題,最終都會變成幾顆小砂糖。

成為一個自由的人

當你知道源頭的真相,你仍然可以選擇爆吃、跟渣男交往、約炮、阿諛奉承,不過此時此刻,你才是真正擁有選擇權的人類,因為你是思考過後才決定的,你不是受限於人性,如此一來,你才是自由的。

說故事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