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世界需要一個神奇的念頭

(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pexels.com/zh-tw/photo/355952/

豔陽高照,在其他外送員眼中,我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神經病。

五月份的台中,比我想像的還要炙熱,比台南的還要咬人一些,但又比台北的還要舒服一些。
總而言之,我穿著削肩的吊嘎、短褲、短襪,沒有抹任何防曬,跟其他包著緊緊的外送員有著天壤之別,幾天前還被一位前輩關心,說我會得皮膚癌,要小心,我表面聆聽,但我知道以我的懶惰和不喜歡被包裹著的軀殼,我真的只是聽聽。

機車後座有個綠色大箱子,寫著Uber Eat,在省道三號的進化路和建成路穿梭著,雙手黑的像是焦土的試煉,太陽每一刻每一秒的曝曬,都讓我的膚色更接近彩色盤的深咖啡色色塊,也許有一天將顏料灑在上面,我自己都會分不清楚差別。

「有張單子,在進化路上的家樂福。」我沒有任何猶豫地按下接單,轉頭駛向那間看起來像全聯的橘色家樂福。

填好實名制,噴完讓手沁涼比殺菌還重要的酒精,我走進收銀台,看著櫃檯旁堆著滿滿的物品,大概有兩個購物籃那麼多,甚至還有些滿出來在一旁。

「這些都是我的?」我問那個看起來很菜的店員。
「我看一下喔,對,這些全部都是你的,6包低筋麵粉、6包中筋麵粉、6包高筋麵粉、兩瓶洗衣精(超值超大瓶那種)、9盒嫩豆腐、1包樹薯粉、1包黑糖、2瓶花王洗髮精、3瓶殺蟲劑、4條高露潔…。」
「客人有買袋子嗎?」我問他。
「沒有。」
「……。」

大概傻眼半秒的時間,心中那個喜歡怪罪、喜歡抱怨的靈魂快要脫口而出:「沒有買袋子,啊他媽的我這樣是要怎麼載?」。

不過好險,有個想法挽救了我。

讓我避免回到那個天生個性極度頑劣和脾氣超差的本我,也避免我掉進那個Facebook上名為”外送員討論區”,實則為”幹他媽的公司和客人都是垃圾,一切都要以我為主的外送員抱怨區”。
我差點就跟一群庸俗之人攪和在一起,一群成天抱著受害者心態活著的人類,我如果變成跟他們一樣,拜託誰行行好,拿把槍把我給斃了。

我跑外送只有一個多月,一開始加入那個社團只是想說有作業上的疑問,可以請教前輩,孰不知裡面各種充滿憤怒、不滿、抱怨。
對此,我感到各種不認同,如果你不喜歡,你就選擇離開,那你為什麼要自願投入,又要各種抱怨、憤怒?(其實我對此有想法,已經打算著手寫一篇文章探討:名為「從選擇與自由,探討外送員的憤怒。」)

總之,我後來在裡面留了幾個留言(通常是諷刺性地的反問),我就退出社團了,那好像一個充滿憤怒屎和不會思考的抱怨屎圍成的小圈圈,一旁還有又刺又通電的籬笆,理性的人類想要伸手救他們出來,裡頭的人還會拿屎丟他們。
如果說負能量可以發電,這群活在抱怨世界的庸眾們,真的可以拯救世界。

奇怪,明明要討論哪個念頭救了我,怎麼變成我在罵那群人類呢?(看我有多不滿)

「他可能不是故意的。」

在家樂福的當下,就是這個神奇的念頭,把我拉出只知道抱怨和憤怒,與不願意理解他人的世界。

這簡單的一句話,是我還在讀大學時期,深深扎入我內心的一個概念。
那是大三的一門課,名為發展心理學,那天請來一位情緒發展機構的講師,那位講師用他幫國小學生上課的 PPT 來幫我們一群大學生上課,我當下真的是深深著迷,比平常上課還要認真十萬倍左右。

實際內容是什麼我已經有點不清楚了,模糊的印象中,當時在投影片上,是幾張圖片,用說故事的方式進行。

「一位剛畫完水彩畫的姊姊,和一個貼心想倒水給姊姊喝的弟弟(姊姊並不知道弟弟要倒水給他喝),孰不知弟弟一個踉蹌把水翻倒在水彩畫上,姊姊的憤怒可想而知,直指弟弟就是故意的,弟弟被姊姊罵得狗血淋頭,原本想對姊姊的好,也在充滿著愧疚、自責和被罵而產生憤怒的過程中,變得好混亂,所有的情緒交織在一起,弟弟也哭著反擊。」

講師暫停在這裡,我思緒也暫停在此刻,然後飄回不論是孩童還是青少年時的自己,跟那個姊姊的應對姿態一模一樣,總是發生事情就先指責他人,憤怒一發不可收拾,總是要罵完才甘願,重點是罵完後,也沒人願意跟我討論了,我就繼續處在一個憤怒明明發洩完,卻還是有說不出口的情緒在,我總是卡住了。

「如果這時候姊姊能在第一時間,有這樣一個念頭『他可能不是故意的』,那後續的情況可能就會完全不同。」講師說著。

是啊!我怎麼從來沒這樣想過呢?

講師接著說:「人的大腦如果沒有被同理,語言中樞就不會被啟動,當然就不會有好的溝通。

我自己把整個概念串接在一塊:
如果我能有「他可能不是故意的」這樣的想法,我可能就會有更多好奇心去理解整個情況,或是對方的真實想法,而這個舉動就會附帶同理心,因為我正在經歷對方的思考邏輯,一但對方被同理了,當然就會比較願意溝通,而如此也會讓無謂的衝突降至最低。

這就是傳說中的醍醐灌頂、茅塞頓開嗎?

「對方可能不是故意的。」我替這位買了一拖拉庫的客人想了幾個原因,「她也許以為家樂福會提供袋子;有可能她第一次用Uber在家樂福購物,所以不知道到底是怎樣。」總而言之,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,她也沒有理由故意要刁難外送員,這個想法太愚蠢了。(但詭異的是,FB社團裡的外送員們幾乎都這個想法)

我走到收銀臺,買了兩個大袋子,付了六塊錢,走回那堆麵粉裡,一個一個把東西裝進去,兩個大袋子還不夠裝,把機車能用的空間全用了,塞得滿滿滿,突然覺得自己是空間利用大師,真帥。

當我緩緩駛進小巷,看見一位十分面善的婦人在巷口等我,我跟她說東西很多,我幫她送到家門口,下車一一將貨物取出時,我們稍微閒聊著,結果發現,她果然是第一次在家樂福點uber eat,也果然以為家樂福會提供紙箱,所以沒有買袋子,所以她果然不是故意的。

可能有些人會認為,這樣想不是很正常的嗎?誰會故意不買袋子刁難外送員?

對,對於天生就懂得換位思考的人,這的確很正常。
可是像我這種本性固執又沒有同理心的人,會直接抱怨與認定就是對方錯的人,其實非常多,看各大網路酸民們的留言就能清楚瞭然。

而我只是比較幸運,剛好讀了心理系,又剛好在大三時聽到那句話扭轉我的價值觀,這個世界又有多少人像我剛好這樣幸運,能在年輕時就被植入這個概念呢?

我深深的相信,這個世界上的人類,都需要被植入這個簡單到不行的概念,「他可能不是故意的」,在家庭親子間、友情愛情間、工作同事間、陌生人之間,只要能有閃過這個念頭一秒,都比沒有好。

它能讓我們慢下來,慢一點被負面情緒全面掌控住,那微秒間,還能有理智去好奇對方行為背後的真相,一旦人們願意好奇,生活裡的衝突會減少、幸福感會增加,是勢必會發生的吧?

(至少在我這個例子裡,幸福感用小費的形式出現 ya)
( PS:一般外送員能拿到的小費都是5元~20元左右,這位面善心也善的客人給了我120元(炫耀貌))